原创|伊拉·加林加塔之花

我就说会再见到您,她说,矜持地屈身行礼,这礼节已几个世纪没有人用过,在她身上却优雅得体宛如一件刺绣披风。一别多年,您未曾有些许改变。

我却从未想过会与您再会,奥利弗·埃兰拜依回以密林的古老礼节,蒙琳嘉塔女神*的恩赐我已垂垂老矣,不再年轻。您才是,您的面貌与生命虽然变化,但灵魂一如往昔。精灵说道,语调缓慢,他的双眼澄澈深邃,确实与过去不再相同。

  • 2019年6月,原创摸鱼段子

她死在那个雨夜,同她所有的野心与不肯屈服的追随者一同在法忒安二世的剑下陷入永恒的长眠。她的骑士与未婚夫,大陆最强的剑士奥登·坦恩亚斯为她复仇,孤身一人对抗整个皇家骑士团,与他自己曾经的长官、下属和战友刀剑相向——勇士仍是血肉之躯,一人没法不败给一千人——他的旧交以及亲人在法忒安二世座前为他求情,最终他只是被剥夺姓氏,被提坦以及所有盟国驱逐。现在距离剑圣奥登英年早逝、郁郁而终也过了五百年,提坦分裂成十七个小国,曾经帝国的首都骑士之城曼恩在无名的诅咒下堕落,人们称其“废城”,精灵们在预言中有所见,命名它“伊拉·加林加塔”——“永无未来之城”。

她在同一个诅咒中醒来,双眸鲜红似血。她的肤色依然苍白如月,她的长发依然漆黑如夜,她的美貌依然高贵纯洁,如同女神的低唱与帝国的诗乐。莉莉安娜公主本该成为女王,五个世纪后在帝国残破的尸体上一个疆域更广子民更多的国度迎接她的统治。伊拉·加林加塔的时间早已凝滞,没有白日,只有阴霾之夜或霖雨之夜;每一座建筑都保留着百年前的样子,每当月亮升起,所有的破坏与建造如生长般回归本原。它的街巷吞食骨肉,它的砖石啜饮鲜血,它的尘霾与雨水唤起灵魂深处杀戮破坏的渴望,它包容杀人犯、被通缉者、流浪者、堕落者、亡命徒与游侠,又迎来了宪兵、特工、情报贩子、地下商人、镖客与赏金猎人。厮杀,背叛,为死亡高歌吧,伊拉·加林加塔低语着,日复一日直至永恒。莉莉安娜公主醒来时便迎来这样一个国家,她听见血脉深处的呼唤,她知晓所有提坦皇族的儿女,路伽王的后代都会听见这呼唤而醒来,成为午夜饮血而生的悲哀亡灵。

我就说会再见到您,她说,矜持地屈身行礼,这礼节已几个世纪没有人用过,在她身上却优雅得体宛如一件刺绣披风。一别多年,您未曾有些许改变。

我却从未想过会与您再会,奥利弗·埃兰拜依回以密林的古老礼节,蒙琳嘉塔女神*的恩赐我已垂垂老矣,不再年轻。您才是,您的面貌与生命虽然变化,但灵魂一如往昔。精灵说道,语调缓慢,他的双眼澄澈深邃,确实与过去不再相同。

您知道,我来带他走。她说。感谢您的照料。他已经为您战斗够久了。让他休息吧。密林的首相说道,语气柔和却没有转圜的余地。

您也已经庇护他够久了,公主说,让他靠自己的意志而行吧。难道您能给他任何快乐或安慰吗?

您宛如一位腐朽的老父,莉莉安娜轻笑,而我们知道故事的主线却是叛逆与抗争。他会来找我的。血脉在呼唤,命运在牵扯。故土不灭,他终将回到曼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