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亚杨授翻|Loose Tongue 口舌之失

或许亚典波罗喝得太多了(明显太多了,他的道德心说),但他听见自己在说“我爱你”。

  1. Yang Wenli/Dusty Attenborough,只有互相的oral sex
  2. Porn with Feelings,Oral Sex,Drinking 感情基础上的性行为,口交,酒后
  3. 有一点点粗暴的杨和第一次的学弟
  4. 原作ao3地址
  5. 根据中文习惯,第三人称下将达斯提称为亚典波罗。
 
Loose Tongue 口舌之失
by lefiate
译 粉碎茶杯
 
 
亚典波罗的脸颊倚在杨的肩膀上,沉重地压着。假如他没有醉,甚至只是小醉,他都绝不敢这么做,但年轻人承认他只是想尽可能更多地再跟上一点杨的节奏。高年级生几乎在拿起瓶子的同时就把那些啤酒喝见了底,更不用提尽管他抱怨着不喜欢亚典波罗偷拿出来的任何饮料,却还是喝掉了大部分朗姆。
或许亚典波罗喝得太多了(明显太多了,他的道德心说),但他听见自己在说“我爱你”。这几个字像小鹅卵石一般从他嘴边滑落,然后瞬间像恐怖的巨岩一般落进他的胃里。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杨,杨也同样惊讶地回视他,二人都被这三个字惊呆了。“我想说,我,嗯,我、我,”他已经结结巴巴一团混乱。满是雀斑的因为喝酒而涨红的脸又因尴尬而燃烧起来。
“你爱我?”杨问。
亚典波罗张张嘴,很快又闭上,然后连连点头。
年长一些的男人的眼神变得柔和,轻笑起来,“好的。我也挺喜欢你的。”他轻哼着闭上眼睛,亚典波罗感到杨的手掌挤进他的大腿间,懒洋洋地抚摸内侧。“想知道多喜欢吗?”
亚典波罗颤抖着倒抽一口气,同时分开双腿,让那只手可以探索到更多。杨抓住这个机会翻身过来,用自己的腿分开他的双腿,亚典波罗紧张地注意到杨裤子下被坚硬的阴茎撑起的一片阴影。他甚至没有发觉自己的情欲,直到杨逗弄地轻抚过他的阴茎,让他张嘴发出无声的喘息。
杨倚过来,另一只手支撑在学弟臀侧的草坪上。亚典波罗看着面前他梦寐以求的景象:杨乱糟糟的头发,通红的面颊,半闭着的眼睛,以及将要对他勾勒出一个微笑的双唇。“还好吗?”杨问。
“请……”年轻人低语道。杨抓住这个机会,用自己的双唇捕获了他仍微张的双唇,滑进舌头的同时解开了亚典波罗的腰带和拉链。亚典波罗发出惊喜的轻柔呻吟声并回应这个吻,尝到酒精和茶的味道,他意识到自己喜欢这个并无比地渴求更多。他捏住杨的下巴,热情地吻着,同时学长让他的裤子滑到大腿,使阴茎暴露在寒冷的夜风里。
杨的吻滑向亚典波罗的脖颈,舔咬着那些柔软的皮肤,并且用力留下吻痕。他的手指握住亚典波罗的阴茎根部,紧紧挤压,却没有移动。
这从未经历过的猛烈攻势让亚典波罗头晕目眩。他努力去抓住杨的夹克,渴求一点安定。他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当杨重新舔过那些被凌虐的皮肤试图留下记号时又拔升到尖锐。
他没想到喝醉的杨是一个如此粗暴的爱人。
他没想到他的第一次如此粗暴。
他没想到他这么喜欢被粗暴对待。
当杨再次咬过那些痕迹时,亚典波罗发出一声轻轻的抽泣。他几乎没能力思考杨为什么把头低下去,直到他感到前液被温暖的舌头顺着沟壑舔去。亚典波罗的双腿小幅度地痉挛,双手努力地支撑着地面。
“等、等等,杨,我、我还是第一次。”亚典波罗结结巴巴地说,泪眼朦胧地看向伏在双腿之间的学长。
杨抬头回视,轻笑出声,“没事,别怕。想继续吗?”
亚典波罗点头。
“那全部交给我,好吗?”
年轻人再次点头,然后因为杨一下把阴茎吞到底的瞬间刺激而喘息。“啊、啊!杨……”他啜泣着更加抓紧身下的草坪,紧闭的眼睑在颤抖。
学长看上去被亚典波罗的呻吟取悦了,轻哼着靠近他的阴茎。杨以一种令人烦恼的缓慢节奏在他的阴茎上上下移动,从亚典波罗的口中挤出更多的呜咽。杨突然抬头,重新用手拿着亚典波罗的阴茎,甜蜜地在顶端亲了一下。
“其实你可以动一动。”
“我、我可以?”
“完全可以。我没有呕吐反射。而且我也不想全都自己来。”杨对他咧嘴一笑,拿起亚典波罗的一只手放在他的头顶。他感受到亚典波罗抚摸他的头发,为力度的轻柔而微笑,然后重新低头认真于稍加快的节奏。
他感到亚典波罗的手指抓紧了他的头发,抬头看见对方垂着眼凝视,脸上写满情欲。只是不到一秒钟的对视就让亚典波罗窘迫地再次闭上眼睛,小声呻吟着将屁股轻轻送往杨的嘴里。杨发出愉快的、鼓励的声音作为回应,更深地吞入亚典波罗的阴茎。
亚典波罗看上去被鼓舞了,双手再次环住杨的下巴,毫无章法地操着对方的嘴,渴求着压抑许久的释放。“哦天啊,啊……杨。杨,杨、杨……”年轻人呻吟出杨的名字,像在恳求,拽过杨的头直插到底,射在了他的喉咙里。他的身体一下子放松了,轻轻喘息着。杨咽下精液,清理了嘴边的一团糟,仔细品味着亚典波罗的咸涩味道。
他坐起来,微笑,离亚典波罗的脸只有几英寸,“介意回报我吗,达斯提?”
此时排在他脑中第一位的就是取悦杨的强烈渴望(就像他经常的暗恋幻想一样),亚典波罗立即答应,快速地点头。另一个人轻笑出声,拉过他的脸,再一次地让他们的双唇紧贴在一起,亚典波罗尝到茶、酒和他自己的味道的混合。说不清他对自己的味道有什么感觉。他的学长结束了这个吻,让亚典波罗做决定。
杨站起到他面前,解开腰带,手拿着阴茎拍拍亚典波罗的一边脸颊。他爱抚着对方的头发,把前端靠到他的嘴边。
“好,我教过你该怎么做了。你能行的,是吧,达斯提?”杨轻轻推进。
“是、是的,”亚典波罗感觉他的回答不像在回复杨,更像在安抚自己胸中剧烈跳动的心脏。他小心翼翼地扶着杨的大腿,只是为了有个支撑来固定自己。高年级生毫无必要地让亚典波罗在背靠的铁栏杆和他的阴茎间没有任何活动空间。
年轻人完全没有想象过自己的第一次会是这样的情况。但他必须承认像这样在杨的双腿之间就是他独自在宿舍手淫时常常幻想的——甚至不必真的发生过。
他试探性地亲吻顶端,小心翼翼地舔杨的阴茎的前端,就像杨几分钟前对他做的一样。杨的前液的味道尝起来令人惊讶地更苦,和亚典波罗自己的比起来。“他不在茶里加任何其他东西……我想这就是原因……”
亚典波罗抬头看见他的学长一只手支撑栅栏的顶端,脸颊通红,透过半阖的双眼凝视着他。他感觉到热度重新在自己脸颊升起,但他慢慢含进杨的阴茎时仍坚持看着他的眼睛,不像错过他像这样取悦杨的任何瞬间。
杨的唇边泄露的断续的愉悦喘息、那双紧闭着颤抖的蓝眼睛,这就是亚典波罗所需的全部鼓舞。他闭上眼睛,呜咽着满怀渴望地在杨的阴茎上快速移动自己的脑袋,哪怕喉咙因为这种新的感受灼痛也不停下。他感到泪水从眼角涌出,听见自己的抽泣和呜咽。
他感到自己着火了,从脸颊烧到耳朵,又到胸腔内部。他又硬了,尽管几分钟前刚射过,吹过下身的寒冷夜风只让他更加饥渴。
杨爱抚着他的头发,为他抹去一滴不知何时流下的温热的泪水,“好孩子,达斯提……好孩子……”他赞赏地低语。亚典波罗只能用更大声的呻吟作为回应,那只手绕到他的后脑,引导着他酸痛的喉咙到更深处,完全地填满他,“你做得这么好,达斯提。”
酒精是一个原因,但杨更远远令他陶醉。每一次触碰都像电击,亚典波罗发现自己渴求着杨的味道和气息。杨低声的赞扬只让他更加、更加渴求,他过分敏感的阴茎几乎快要仅因为杨正操着他的嘴和那些“好孩子”的咕哝声而射出来。
快速的释放再次击中了他,他的精液溅上身下的草坪,流到手上。亚典波罗在杨的阴茎上大声地抽泣,因为高年级生持续地操着他的嘴而有点窒息,最后终于感到杨温暖的精液流入他的喉咙,在杨抽出来时穿过舌头,最后溅到他通红的脸和颤抖的嘴唇上。在过度刺激的余波里。亚典波罗只能坐在那,用力地、沉重地喘息着。
他听见一声相机快门的轻响,闪光灯瞬间晃了他一下。他礼貌地咳嗽一声,试图找回自己的最后一点尊严,“……杨?”
高年级生轻笑着把手机放回夹克口袋里。“为了留念,”他声明,整理好裤子,扎回腰带。杨弯腰跪在亚典波罗身前,捧着他的脸,用拇指拭去精液。
“但是也太尴尬了……”年轻人抱怨道。他叹气,把自己的重量交给那只扶着他的酸痛下巴的温暖的手,撅起嘴唇去凑近杨的嘴,换来黑发男人的又一个轻吻。
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眼皮打架,直到杨的声音把他叫醒,“达斯提……嘿,达斯提!别睡,你知道我没法把你背回宿舍。”
“叫我不要睡……你太有资格这么说了……”
“如果你在这睡着,我只好把不省人事的你就这么光着屁股留在满地酒瓶中间。”
亚典波罗哀嚎起来,骂骂咧咧地穿上裤子,在大腿上擦擦手。他拄着栅栏把自己撑起来,杨让他的手环过杨的肩膀,自己又揽过亚典波罗的腰。
两人蹒跚着穿过操场,回到杨的宿舍,讲些第二天就被忘记的玩笑话。当朝阳升起时,他们只感到彼此的臂弯如此舒适,很快便被这份安逸轻柔地再次推向梦乡。
 
 
End Notes
 
实际上七月我就写完了但是没发因为我讨厌写结尾,我只是太想看色色的杨亚杨(attenyang)士官学校时期生活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只是口了一发哈哈哈。请支持我,他俩是真的。
是的杨留下了那张照片
 
 
译后记:
突击翻完了!译者水平过于垃圾,可能多处词不达意,感谢大家的阅读,请支持原作。
520快乐,学长菠萝贴贴(*/ 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