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尼杰洛|无声无臭

或许Beta的世界又大不相同吧,杰洛想,他此前并不是经常接触Beta,特别是暧昧关系一次也没有。他曾认为这个性别十分无趣,现在却再次感谢起比赛有个Beta队友的方便。向胜利女神赞美Beta,赞美乔尼。

  • ABO,瘫B×铁A
  • 无声无臭(xiu)
  • 随手水文,坑
 
 
乔尼乔斯达是个Beta,这谁都知道,当年的美国赛马界常用一种微妙的怜悯和讽刺的态度来报道他的性别,尤其是“天才Beta骑手与某企业家之女暧昧”一类。他从来不在意,在他更年轻而风流的时光里一度引以为豪,不会发情就意味着可以随时发情,不容易被搞就意味着可以随便搞别人;也算是对曾经因性别而遭白眼的一种反抗和叛逆。自受伤之后他更加感到Beta的方便之处,这种狼狈状态他可没有余情去处理生理问题。
SBR大赛上乔尼的老对手不少,新面孔更多,任何个人情报都成了珍贵资料,几乎所有选手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用各种药物阻断了信息素外放,至少在赛程初期严防死守地保密自己的第二性别。对乔尼来说当然很简单,他什么也不需要做。
杰洛·齐贝林素来不爱八卦,他张扬的自信让他不屑于把目光聚焦在旁人身上,正如他自己的参赛方略:从第一声枪响便跑在最先,直到冲过纽约的终点线。他并未费心收集其他选手的资料,尽管组队后乔尼把这个工作做得相当出色。一段时间的相处之下,他难免会对同伴的性别产生一丝好奇。我不相信乔尼没有好奇过我的性别,杰洛想,但我这么英俊潇洒明显是Alpha。猜乔尼的性别倒是有些难度。
乔尼可能是Omega,他有时容易情绪化、爱哭、会对动物移情;他身量娇小,面容可爱,任谁见了他满脸泪水、轻轻抽噎的样子都不会认为他是Omega以外的性别;乔尼可能是Alpha,他倔强好胜,骨架不大但臂力惊人,当对上敌人时双眼中燃烧的火焰又具有典型的Alpha的冷酷兽性。
这种猜测游戏相当有趣,杰洛每天都推翻一遍自己的结论,几乎乐在其中。一种墨守成规,直接开口询问对方的第二性别是件相当失礼之事,带有强烈性暗示。杰洛并未打算开口问答案,赛程还很长,总有机会知道的。
 
 
”乔尼,你不申请抑制剂和阻断剂?我帮你拿了张表。“
“谢谢,杰洛,但是我不需要。我是Beta。”乔尼说。
噢,噢。杰洛一时瞠目,没有想到能如此轻易地得知猜想了许久的答案。是Beta啊。他感到一点微妙的失望。“原来这样,”不知为何他有点尴尬,出于某种公平意识杰洛决定坦诚相见,“我是Alpha。”
“我知道,杰洛。之前的stage途中你还度过了一次易感期。”乔尼轻描淡写地——轻描淡写!——地说。
这回杰洛是真的惊讶了。“你怎么知道的?我以为我隐藏得很好。”
“所有——保守点说,大部分选手的第二性别我都知道。这并不难查。至于你是信息素味道太明显了,赛程没法更换衣物和用品,一旦信息素有泄露,比如说在发情期或易感期,就很难完全掩盖。”乔尼说,又补充道,“但你不用担心,除非像你我一样朝夕相处,否则别人不会发现的。”
 
信息素的味道其实很难形容,具体气味因人而异,不过在荷尔蒙上脑的AO的感官中自然是世界上最动人的气息,于是也衍生出文学作品中形形色色、天马行空的唯美比喻。但对于Beta,对于头脑冷静嗅觉敏锐的Beta乔尼·乔斯达来说,A与O的气息并不能激起Beta的情欲,他素来不是很喜欢信息素的味道。不管是Omega的甜还是Alpha的苦,都是弥漫着野蛮又原始的人类气息,午夜醒来时和汗与精液的气味混合填满整间卧室,基本是文明的反义词。
杰洛的信息素是典型Alpha式的淡淡苦味,乔尼现在对这种味道非常熟悉。杰洛的身上、头发上、衣服上,行李上、床上、小熊娃娃上。Alpha的本性让他们散发气味标记领地,乔尼本来相当不屑此事,现在却有点期待自己身上是不是会有杰洛的味道。他抬起手臂闻了闻,对于干净的气息略感遗憾。
 
 
自从知道了乔尼是Beta,他对自己朝夕相处的同伴便越发放心了起来。曾经不知道乔尼的性别时他还在个人卫生方面小心谨慎,生怕乔尼是个Omega、一时不慎酿成大祸,或是他是Alpha,导致队友间的流血冲突。杰洛感到开赛以来前所未有的放松。不用压抑自己的天性带来的快乐是难以比拟的。
然而每到赛程休息区,选手聚集的时候,闻着五花八门的信息素和荷尔蒙的味道杰洛就感到分外难受和烦躁(Alpha的本性),就像坐了三天的远洋渡轮一样头晕恶心;其他选手也多是一样,在高强度的竞赛下激素分泌旺盛,选手集会处就像装满醉汉的酒馆。这时杰洛就分外喜欢呆在乔尼身边,清清爽爽,冷冷静静,耶稣啊,他的Beta队友多么可爱。
“怎么了?”乔尼发现杰洛一直盯着他,“不舒服的话我们登记完就快点走吧。”他拍拍杰洛的手背,意表安抚,杰洛却一把抓住他的手。“乔尼,你手好凉。”
“我这是正常体温范围。”乔尼回头过来,用另一只手背碰了一下杰洛的脸颊,“是你在发热。”(杰洛努力抑制着抓住那只手贴在自己脸颊上的冲动。他想攻击或是霸占点什么东西,另一方面又为自己的失去理智而恼怒。)
“你先回去休息吧,杰洛,这里交给我。”乔尼说。
有个不受信息素控制的同伴多么方便啊。杰洛洗完澡自己躺在床上,畅快地想。
 
 
 
“杰洛,你发情了。”乔尼说。
“什么?噢,噢对,我最近易感期,”杰洛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个词并不常被用于Alpha身上。“抱歉啦乔尼,味道打扰到你了吧。后天到stage终点就可以再补充药剂了。”
“没关系杰洛,你的信息素很好闻。”乔尼说,声音有点过于轻了。他毫不掩饰地直直盯着杰洛看,这种目光让杰洛略感毛骨悚然。如果一个Alpha这么盯着Omega看,那已经可以用性骚扰的名义报警。但他自己是Alpha而乔尼是Beta,若要担心未免荒唐。大概只是我特殊时期太敏感了,杰洛想。他只是体温略有升高,头脑兴奋又有些迷糊,外加信息素大量外放。他抬起自己的手臂闻了闻,好闻吗?
虽然杰洛自己并不这么觉得,但从前也不是没从Omega口中听到过这种评价。他把这归结为不同性别间的感受代沟。或许Beta的世界又大不相同吧,他想,他此前并不是经常接触Beta,特别是暧昧关系一次也没有。他曾认为这个性别十分无趣,现在却再次感谢起比赛有个Beta队友的方便。向胜利女神赞美Beta,赞美乔尼。
“……杰洛?你在听吗?”
“……抱歉,有点走神。你刚才说什么,乔尼?”
“你状态不太好,杰洛,这样下去会影响比赛。”乔尼的语气担心,又异常严肃,“我们不能再等两天了。今晚我帮你解决一下吧。”
杰洛的第一反应是拒绝,毕竟乔尼是只是Beta,他担心会伤害到对方,更严重地影响比赛状态。但看着乔尼的眼神(认真到有点可怕),他突然被噎了一下说不出拒绝的话。或许乔尼有办法,既然他先提出了,而且他是B,我们不会有任何后顾之忧……
乔尼·乔斯达,因为短暂却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而养成了复杂难以揣度的个性,任性自我是其中的一个方面,而在他擅长的、需要认真对待的领域里又是苛刻严谨,冷静自信,譬如赛马,再譬如,性爱。
“放心吧杰洛。我经验丰富。”乔尼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莫名地,基于对队友的了解杰洛升起一阵危机感,乔尼要做的事似乎远超他的想象。
 
tbc.
(but actually end)